返回
顶部

评“《读者》发不出工资”现象

2019-09-10 17:04 出处:87美文网  人气:58℃ 

媒体《葬花吟》|评“《读者》发不出工资”现象

2018-08-25 18:10 来源:中国科技网

原标题:媒体《葬花吟》|评“《读者》发不出工资”现象

再美艳的鲜花,也只有一季的怒放;再华美的妇人,也只有一季青春。所谓的长艳不败,所谓的冻龄不老,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的说辞。去掉化妆,去掉伪装,老则老矣,何来二次青春娇娘?

评“《读者》发不出工资”现象

《读者》,曾经叫《读者文摘》,虽偏居中国甘肃兰州一隅,却是曾经的全民鸡汤,八百多万份没有行政指派,没有杂志社免费相赠的发行量,让中国大陆的媒体艳羡不已。

可是,斗转星移间,居然传出了“发不出工资”的声音,尽管被说不确实,可读者传媒一系列财报指标又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,实与不实,冷暖自知。

《读者》,多么好的“内容为王”典范,为什么会被“读者”抛弃了呢?原因多多,仅说少少。一是鸡汤美文供应格局大变。原来是《读者》一家做饭众人食之,而今是全民做饭众人择优而食,除了少部分“兰州拉面”痴坚守之外,客户分流了。二是传播手段发生颠覆式变化。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,智能终端已近普及程度,一机在手,天下资讯应有尽有,谁还为吃碗“兰拉”而往顾报刊亭呢?三是《读者》平台太过于封闭、逼仄。在互联网时代,《读者》也没有被动等待,电子出版、突出原创、构建平台。可这些为什么只成了延缓衰老、死亡的激素呢?窃以为,《读者》的转型,《读者》的平台,实际上依然是个封闭的平台,依然是个披着互联网外衣的传统媒体,开放、海量、精准、快捷这些互联网传媒的基本属性都不具备,更惶论其智能化、智库化的媒体新属性了。

或许有人说《读者》是输给了趋势,输给了时代。从我的观察视角看,《读者》还是输给了自己。它们过高地估计了自己内容的创作能力,它们过高地估计了读者的忠诚度;它们过低地估计了平台开放的重要性,它们过低地估计了移动互联网对媒体颠覆式创新的破坏力!

时代在剧变,没有什么“以不变应万变”的良方。如果非说有这种“良方”,无非就是一个“死”字。正所谓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”“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”,“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?”

或许有人说《读者》是市场化媒体,生亦好死亦罢,而身居主流媒体的衮衮诸公,则无此忧矣,即使“死”,也会陪葬个“香丘”的。果真如此吗?魂若没了,尸体或残骸还有价值吗?

细看《读者》今日之情势,不觉悲从中来。今日我葬侬,明日谁葬我?

今天,读者因为发不出工资引关注!

展开全文

8月22日早上,“《读者》快发不出工资”的消息传来,令人大吃一惊。随后,有《读者》内部员工向媒通社(ID:mts1000)表示,“‘发不出工资’的说法不实!”

原来,读者传媒今天发布的2018年中报显示,其营业收入、净利润、出版期刊数均出现下滑;此外,2018年上半年,读者传媒股价总体呈下跌趋势,应付职工薪酬468.24万元,与去年同期2700万元相比减少了82.66%。“发不出工资”有点言过其实,但客观讲,单从数据来看,形势确实不容乐观。

众人皆知,寒冬凛冽,传统期刊的前途飘渺,谁也不知道真正的出路在哪里。但关于《读者》这个庞然大物的“坏消息”传来时,仍在传媒圈掀起了轩然大波。这不禁让人感慨,并非《读者》做得不好,而是属于它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!

创刊于1981年的《读者》曾是最好的杂志,也是我最早接触到的大众化读物,一路看过来,也算是见证了它从3元涨到4元,涨到6元,然后再涨到9元的整个历程。在这本杂志风华正茂的2006年,月平均发行量达到898万册,居中国期刊排名第一,亚洲期刊排名第一,世界综合性期刊排名第四。更可怕的是,它将这一领跑地位保持了十余年。

评“《读者》发不出工资”现象

因此,过去的《读者》有“中国期刊第一品牌”之称,刺猬公社曾将它的成功誉为“中国上世纪90年代和新世纪头十年的一个文化现象”;很多读者对它更是含情脉脉、恋恋不舍,“毕业后浮躁的生活早就没有读者的时间了”;36氪也曾指出,“读者,也曾代表一个时期的审美。”……

本文标签:

更多文章

相关文章



网站导航: | 爱情美文 | 美文摘抄

  • 美文美句

  • 热门标签

    友情链接(欢迎业界知名网站交换链接)

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9 87美文网 版权所有